碩士論文研究“屁”?專家:態度端正怪題也能汝陽天氣預報

  近日,一篇題為《關于屁的社會學研究》的碩士畢業論文在網上傳布,激發爭議。有網友“諷刺”:寒窗苦讀那么多年,還真是研究了個“屁”。也有網友讀后評論稱,看似無意義的被不屑一顧的事物,“窮究起來,是嚴肅的事”。

  洶涌新聞()注意到,該論文寫于2007年,作者系華中師范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社會學在職碩士高建偉。彼時,高建偉不只憑借這篇論文經由過程碩士論文問難,還被評為“優秀”。

《關于屁的社會學研究》

  早在2015年,該論文就曾激發輿論關注,高建偉導師、華中師范大學大學教授李亞雄彼時接受媒體采訪時稱,“生活中其實有很多方面都值得發掘,沒必要總去反復一些意義不大的選題,一些看上去另類或小眾的選題往往更值得思考,也會有更多成心思的發覺。”

  對于此,華中科技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社會學院教授鄭作彧認為,論文能否寫好,關鍵在于態度是否端正。在他看來,就算選題高大上,但態度不行,“一樣白搭”;相反,要是學術態度端正,標題“再怎么斑駁陸離”,也一樣可以講成經典”。

  論文曾受導師贊賞

  “我常常被身邊的人說起這樣一個問題:你怎么會做這么一個標題呢?”高建偉在其論文《關于屁的社會學研究》開頭解釋,選擇該標題源于本人無意偶爾在網上看見的兩篇關于屁的故事。兩個故事中,主人公都因為一個屁而使本人的人生軌跡發生了轉變,由此激發了高建偉的思考。

  高建偉認為,“屁”不只是一種心理征象,更是一種社會征象,與社會關系有著各種對于應。經由過程對于大量歷史材料的研究,他指出,不論是在西方文化還是在東方文化中,屁是作為一種社會忌諱而存在的,這種忌諱不只彌散于我們日常生活的各個方面,而且廣泛地存在于教育、禮俗、習慣、道德甚至執法等上層建筑規模之中。

  高建偉從社會發生學的角度,深入剖析了屁行為及征象如何從一種心理行為轉化為一種社會忌諱的過程,從中揭示了這一運作過程的繁雜機制。在社會發展過程中,屁從無差別的人類行為到更常常地發生在局部社會成員中的行為,再到道德評價中的否定性行為,最終演化為一種社會忌諱的存在形態。

  論文說起,在人類早期階段,分工和階級還未涌現,放屁行為是原始人類——即我們的先民最頻仍而最普通不過的心理征象。隨著出產力的發展,社會關系發生變更,富人的飲食種類和飲食習慣發生變更,不再頻仍放屁。至此,人類放屁經驗完成第一次歷史性的改變,即從人類普遍的一種心理征象成為一種更常常地、更普遍地發生于局部社會成員(更多是窮人)中的行為。

  經由這種改變,放屁行為獲得了局部社會性意義,反響了社會上下層并存對于峙的事實。上層階層為掩護其優勢職位地方,不只政治、經濟、文化規模建立絕對于的控制職位地方,而且也努力“形塑”適應其優勢職位地方的社會狀態。用禮儀、修養、品味之類的貨色來區分上下層,上層社會往往被認為是有禮貌教養的,而下層社會成員則是普通、粗俗甚至下賤的。在這樣的配景下,放屁被貼上否定性的道德標簽。在規訓權力下,“屁”從一種上層社會所界定的否定性社會行為改變為一種社會忌諱的存在形態,并獲得全體社會成員的認可和屈服。

  他認為這個發生學過程源頭于權力運作的詭異特性,即兩面性、依附性和公共性。并且接著探討了“無所忌諱”的屁行為及征象,認為這種征象素質上反響了屁行為及征象的忌諱存在形態,并與權力運作的詭異特性相聯。

  洶涌新聞注意到,這不是該論文第一次被網友關注。2015年,《北京晚報》曾就此事進行報道。高建偉導師、華中師范大學教授李亞雄接受采訪時,對于該論文頗為贊賞。

  據他回憶,論文開題時,老師們剛剛看到這個標題都笑了起來,但“笑”過之后,大家還是很快從專業角度探討它的學術價值,不是簡單地避實就虛,而是運用社會學的理論進行剖析。李亞雄彼時奉告《北京晚報》記者,高建偉的研究另辟門路,在反復性研究泛濫的情況下,“顯得珍貴”,老師們普遍對于比支持。

  “問難成效也很好,還被評了優秀。他(高建偉)文筆很不錯,思路也很分明。”李亞雄稱,因為不便當做實際考察,高建偉經由過程文獻剖析、引經據典,把屁的發生學、在不同時代的縱向發展、背地的社會含義顯現出來。 “很歡迎這種源頭于生活、有人文關懷的選題。”

  對于此,洶涌新聞近日屢次聯系李亞雄教授采訪,對于方以在外出差為由婉拒。

  高校西席:態度端正了,標題再“怪”也能成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