汛期來了,還要在城市“看海”嗎?浙江杭州天氣預報

  央視新聞周刊 | 汛期來了,還要在城市“看海”嗎?

  白巖松:時間進入6月份,與水有關的新聞又多了起來。南方多地抗洪搶險的新聞,又開始讓人揪心。沒方式,上周二(4日),水利部發布我國從南到北已經全面進入長達三個月的主汛期。本周江西、廣東、廣西、福建等省區就在接連的強降雨,顯然已為今年的防汛工作拉開了大幕。根據專業部門的預測,今年主汛期降水將總體顯現南多北少的態勢,長江中下游淮河,珠江等地可能將發生區域性較大洪水,黃河上中游海河松花江等地將發生局地暴雨洪水。本周國家防總頒布已經有22個不同水平遭受洪澇災害的省份,受災生齒已經達到了675萬,但好消息是比近5年的平均值少48%。但挑戰仍在,在屯子,有屯子的問題,在城市,有城市的問題。我們是否已經有了新的思路和新的方式與水更好的相處?

  【從預警到防止】

  溪竹山村,位于廣西全州龍水鎮。上周日清晨,突如其來的洪水夾著大量泥沙,沖進145戶正在熟睡的村民家中。村民唐麗平的母親,被大水沖到五六里外的下游村莊,沒有生命風險,但可憐的是,父親被卷入了一米多深的流沙淤泥,分開人世。而這樣的悲劇,在10公里外,同樣遭遇山洪的全佳村,及時得到了化解。  

  本來,當天破曉,位于桂林的地質環境監測員王旋,根據氣象、水文局提供的每小時雨量表發覺,龍水鎮地質災害易發區降水連續加強,斷定該地發生地質災害的危險很高,于是當即向鎮政府做出預警。全佳村的村支書蔣吉富接到通知后,每隔1小時就到村里巡邏一次,約莫破曉5點,他發覺,江里的水不是清水而是渾水,很有可能會發生泥石流。他當即組織15人挨家挨戶打電話、敲門、拍窗,叫醒村民撤退。

  王旋已做了8年災害預報工作,對于她而言,汛期是一年工作最忙碌的時候,24小時輪班、臨崗值守,只是粗茶淡飯。如何讓暴雨次生災害,從勝利預警走向勝利防止?

  她很欣慰,村支書蔣吉富在防汛體系末端,起到了應有的關鍵感召。而這“最后一公里”的成與敗,也是包括應急、水利、地質、氣象等多部門在內的龐大國家防汛系統最為關心的環節。今年,為應對于嚴峻的防汛形勢,國家防總已在地方水利、電力、交通、通信等部門,組建防汛應急搶險隊伍110多萬人。

  廣西水利廳水旱災害防范處處長黃華愛:搶險是最后關口,洪澇災害防范工作這幾年來,不時往前轉移,確保危險能提前發覺提前打消。當地的群眾他們最相識本地的情況,信息傳送最快,工作效率最高,群測群防,關鍵環節就是預警信息的傳送和人員提前轉移。做到這兩點,就能有效避免人員傷亡。

  白巖松:隨著越來越多的生齒居住在城市之中,每年汛期的時候,城市的防水才能,都在激發人們的關注。上周(8日)節目當中,我們就有一條短新聞提到了長春的內澇,不巧這周二(11日),長春又迎來了一次雷陣雨,市區內降水量25毫米,算不上大,然而那些積水的路段還是沒能跑失。此外,這周的南方暴雨導致廣西桂林、湖南永州、福建三明的很多城市也都涌現了內澇,雨大是緣故原由,但我們的排水才能,是不是也是個問題呢?

  【長春看“海”】

  周二(11日),一場暴雨突降長春,根據吉林省氣象部門宣布的數據來看,長春市區內平均降水量達到了25毫米每小時。由于正值交通晚高峰時段,這些路段積水給城市交通造成了不小的費事。但比擬而言,這場雨跟一周前的那場暴雨比擬,還是小巫見大巫。

  雷電、暴雨再加冰雹,6月2日涌現的極端天氣,讓長春市民叫苦不及。僅僅一支由12輛越野車和20多位熱心市民組成的救援隊,就從十幾個積水滴中推出了上百輛被淹沒的車輛。

  市區平均降水量為48毫米每小時,長春市政也在第一時間提醒市民,有33處嚴重積水滴需要提前繞行,但很快就有人發覺,其中的19個積水滴,在2013年也涌現過,看上去這儼然是長達六年也沒能解決的老問題,很多人因此質疑,城市排水防澇的相關部門,這幾年到底在做什么?

  住建部海綿城市建設技術指導專家委員會委員王家卓:實際上當前的基礎設施程度,遭受到這種特大降雨,很多城市都會涌現問題,我們說是不是長春有問題,沈陽今年沒淹,是不是沈陽沒問題,我感覺不是這回事兒。已往我們不時存在重地上輕地下的問題,對地下的排水設施的建設,不是那么重視。投入不夠,標準不高,它是已往幾十年發展中形成的,補短板是外貌征象,要是說本質就是還歷史欠賬,這個欠賬不是我們一天兩天能夠還清的。